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西安胡辣汤 >> 正文

【东北】鲁桃桃的寂寞冬天( 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鲁桃桃总是在冬天里想起杜冠,杜冠是一个眼波流连、生性多情的男人。

她之所以好在冬天里想起杜冠,是因为在一个冬天里杜冠曾给过她很多,杜冠的温存就像一团多彩的热浪,曾经被她幸福地拥有过,每当冬季来临,她就慢慢地在街上走着,假想着那份重现的温存。这时凄冷的楼宇间总会跳跃出一枚鲜活的太阳,秘密地被她独自体会。

当然北方的冬天是漫长的,鲁桃桃在漫长的冬天里把玩着杜冠的温存,她的回忆就像一首古旧的情歌,被她反复咀嚼着。

她想商洛真是一个简单情人儿,他竟然把他俩的名字印在了相框里,以示永远厮守。

商洛是个性格内向又略带忧郁的男生,商洛温情的目光里总好浮动着一层浅浅的伤感,他的嘴角是上翘的,说话时总带着几分胆怯。商洛也是二十二岁,但他总是说他来保护她。他总是说桃桃,你别怕,有我呢。

商洛的左手上有一道疤痕,她刚认识他时就看到了,但是她跟商洛说不要紧,那伤痕一点都不显眼,不知道的人是看不见的,商洛不信,他说很多人都看到了,商洛为那道疤痕苦恼着,每当他与人说话时,他总是用另一只手挡住那疤痕。鲁桃桃很想知道那伤疤的来历,商洛却不肯告诉她,商洛说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商洛捧起鲁桃桃的脸,深情地注视着她,他说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看这是手上的疤,我心里也有疤,比这还重。鲁桃桃的心软了。她不再追问商洛。

她想杜冠迟早会娶她的,她不会嫁给商洛,商洛只不过是在她走向杜冠的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可怜的商洛什么都不知道,他还以为他是鲁桃桃生活中唯一的男人。

2.鲁桃桃并没有念完高中,她念高二时什么也学不进去了,有几个在网上认识的男女经常到学校来找她,虫虫是那几个女孩子中最酷的一个,鲁桃桃最崇拜虫虫,她总是穿漂亮衣服坐高级骄车。有一段时间鲁桃桃总是主动去找虫虫,她总是坐在虫虫面前目不转睛地看虫虫,她想虫虫之所以出手阔绰,是因为她当了小姐。虫虫好像看出了鲁桃桃的心思,她跟鲁桃桃说以她出众的容貌,如果做了小姐,肯定会挣很多的钱。鲁桃桃闻听此言,身体上立刻有了跃跃欲试的想法。

鲁桃桃沉默不语地跟在虫虫身后,她并没有完全相信虫虫的话,她仍然每天去上课,那时她在网上交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总是企图逼她上床,还总骗她的钱花,她去问虫虫,她该不该跟他上床。虫虫说你真傻,那个毛孩子一分钱都没有,你把你的第一次给了他,那不是浪费金钱吗。鲁桃桃一想也是,于是她跟那男生说她只同意跟他逛街吃快餐和接吻。那男生勉强同意了。

但后来那男生还是得逞了,那是在男生的家里,男生先把鲁桃桃灌醉了,然后又把自己灌醉了,后来据那男生说那次是鲁桃桃主动暗示了他,他才那么做的。事后鲁桃桃并没有怪罪男生,她反而对男生更加温柔了。这使那男生很感激她。

有一次鲁桃桃和男生一起去虫虫那里玩,在虫虫的住处她见到了杜冠,虫虫说杜冠是她的客人。鲁桃桃躲在虫虫的身后偷看着杜冠,她发现杜冠也在看她,她觉得杜冠的眼睛很有魅力,清澈而又神秘。杜冠是谁?她好像被他神秘的注视吸引住了。从那以后,她经常莫明其妙地想起他来。

她想贫困真让人无奈,有时她觉得自己的寒酸就像脸上的一道疤,令她无所适从,看着虫虫大把大把地挣钱,她总是联想到可怜的自己,她感到自己一直是一个不被上帝眷顾的孩子。有时她到虫虫做事的酒店去找她,她心里很佩服虫虫,虫虫总是假模假式地撩拨着她身边的男人,也许她身边的男人们明知道她的施情是假做的,但他们仍然满目含情地挑逗着她。虫虫说你看,钱就是这样挣来的,把屈辱的泪水咽进肚子里,跟自己说这是生活所迫,你看,就这么回事。

鲁桃桃想她做不了这种事。可是几天后虫虫却给鲁桃桃介绍了一位客人,那天鲁桃桃刚下了课走在回家的路上,虫虫在一辆出租车里对她大喊大叫,她上了车,虫虫径自把她带到了一家酒店的包房里,虫虫说她太忙了,打点不开,让鲁桃桃替她应酬一下。虫虫说完就挥舞着她光洁的小手走了。鲁桃桃胆怯地张望着虫虫远去的背影,有点不知所措。

鲁桃桃这才看清自己的面前坐着一位面带微笑的男人,她想这男人也许是和家里的妻子吵架了,她不安地坐到了他的身边,她声音低低地说她是第一次,她不知道虫虫是怎么做的,她希望他能告诉她。那男人用笑眯眯的眼睛擒住了她胆怯的目光,他说你比虫虫好,如果你好好地待我,我会给你比虫虫多一倍的回报。

事情过去之后,她心里很难过,她竟然吃上了这碗饭,几天来,她不许自己回忆那次不干不净不明不白的痛苦经历,她反复地权衡着利弊。她实在不能跟虫虫比。据虫虫说她是孤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的,她之所以改名换姓地在异地他乡做这种让人瞧不起的工作,是因为她家里有病弱的父母。鲁桃桃想她的确不能和虫虫比,她守家在地,如果她做的事情被左邻右舍们知道了,那她父母的老脸还往哪里搁。

鲁桃桃坐在自家的阳台上摆弄着虫虫借给她的手机,她恨她的父母,四十多岁的人了,却硬是没混出个人样来,长期以来他们混迹在弱势群体当中,一点出人头地的迹象都不曾有过。她正这样想着时,手机响了,是虫虫,她猜想肯定又是虫虫打点不开了。鲁桃桃想,她不妨再帮她一次。

从那以后,鲁桃桃没再去上课,她跟她的父母说她找到了一份工作,她准备扭转家里的贫困。她的父母惊得什么似的,她真不愿意看到他们那样。

每次她把挣来的钱交给她老爸时,老爸的脸都笑得像桃花似的。老妈则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老妈说你说你在市场里帮人卖货,我却没见到过你。鲁桃桃烦死了老妈刨根问底。她说那我还不行上厕所呀。老妈低声嘟哝着说那你咋回回上厕所呀。

鲁桃桃知道老妈已开始派老爸跟踪她了,最近老爸经常骑着哗啦作响的破车子在街上转悠,他是追不上她的,她每次出门都打车,一转眼就把老爸甩没影了。在虫虫的推荐下,她很快成了一家酒店的小姐。有一次她正陪一个客人喝酒时,忽然听见酒店门口有人正在和保安吵架,她一看竟然是老爸,老爸大喊大叫地说我明明看见我家桃桃进去了,我要进去找我家桃桃。鲁桃桃的脸都吓白了,她背上自己的包,迅速从后门逃走了。

夜深人静时她想起了杜冠,杜冠是谁?他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有一次她跟虫虫说她好像喜欢杜冠那样的男人,你能把他介绍给我吗?虫虫冷淡地说杜冠走了,回南方去了。

3.商洛真是一个简单情人儿,他一点也不知道她曾当过小姐。开始鲁桃桃并没想跟商洛恋爱,可是商洛爱上了她,商洛觉得她可爱,因此他抓住她不放,他央求她收下他,她的心软了,她想商洛太专情了,她想万一杜冠不能来娶她,她就嫁给商洛。

可是跟商洛在一起太累了,商洛总是要求她乖,她想要想对一个男人温柔,那太容易了,她总是温柔地待商洛,可商洛总不满足,仍然无限深情地要求她这样或者那样。他总是为未来担忧,他担忧的那些事在鲁桃桃看来简直不是问题。那天,她和商洛在夜色里散步,商洛说你看,我们连结婚的钱还没攒够,这很让我心烦;你看现在社会上竞争多激烈,不学点什么就会被淘汰;你看你,连高中都没毕业,失业后肯定连工作都找不到。你再看我,通过三年苦学,大本毕业证就快要下来了。我希望你也学点什么。商洛搂紧了她,我说这些是不想让你将来被社会抛弃,我一点也受不了你受伤害。

她的手在商洛光洁的脸上来回滑动着。她想要不她怎么不想嫁给他呢,跟他在一起太累。她从小学到中学就从来没学习好过,她什么也学不进去。这辈子她反正是不想学什么了。要不她怎么老想嫁给杜冠呢,杜冠什么都有,他肯定不会逼着她出去工作,她只要认真地给杜冠养孩子,杜冠就满足了。

鲁桃桃说你总是嫌我没文化,要不我们分手吧。商洛立刻搂紧了她,他说桃桃,我不想跟你分手,桃桃,我说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呀。在那个深邃的夜色里,商洛反复地向她表述着通俗的爱慕。这时,鲁桃桃有点担心,她害怕杜冠真的来娶她时,商洛会不依不饶地赖在她的身上。

商洛确实待她不错,他经常给她梳头,帮她选购化妆品,还给她洗衣服,每天下班都风雨无阻地去接她。认识她的人都相信她找了个好对像。而她却心猿意马,她经常为了在家等杜冠的电话,而拒绝了商洛的约请,有时她还给杜冠写信,倾诉她思念的心情,其实她写给杜冠的信中有很多错别字,好在杜冠的文化也不太高。杜冠从没给她写过信,他总是给她打电话。他说你在电话里的声音真好听,即乖巧又痴情,我的心都被你勾走了。

她真正认识杜冠是在一个刮大风的冬天,那天老板又给她介绍了一位客人,当她去见那位客人时,觉得客人有些面熟。那客人用清澈而又神秘的目光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说你是虫虫的朋友鲁桃桃吧?鲁桃桃也脱口说,我想起来了,你是杜冠。

那天他拉着鲁桃桃的手不停地打量着她,他说北方的女孩可真漂亮,眼睛圆圆的,腿长长的,脸白白的,个子高高的。杜冠说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对她留下了深刻的印像。鲁桃桃说南方真好,你给我讲讲南方吧。杜冠说还是北方好,在寒冷的冬天,坐在温暖的屋子里,听心爱的人讲述过去的故事。

那天的风很大,满街都是灰色的尘土,她和杜冠并肩站在窗前,杜冠说他经常到北方来,但以前他从没牵挂过这里的什么,现在却不同了,他觉得他已有所牵挂了。那时鲁桃桃的心里溢满了幸福的感觉,她知道杜冠爱上她了,她也爱他。

后来她告诉杜冠她有过好几个男朋友,他们都太粗鲁了,她担心他们会杀了杜冠。杜冠说那我们就转入地下吧,杜冠说你不必和你的男朋友分手,你难道不想和他结婚吗?那么年轻的男孩。

鲁桃桃一下子抓紧了杜冠的手,她低声告诉他,她不想跟别人结婚,她只想跟他结婚。杜冠一下子沉默了,她失望地看着他,她知道他很为难,也许他根本就没打算过要娶她。想到这她哭了,杜冠没有哄她,他沉思默想地摆弄着她的手,他说他也许应该离婚,为了鲁桃桃对他的这份痴情。

以后的日子里,她总是帮他策划着离婚的阴谋,她说不妨搞一个美男计,让他妻子异情别恋。要不就骗他妻子说他破产了,一夜之间已身无分文。杜冠清澈的眸子里浮动着浅浅的笑意,他说鲁桃桃你真有办法,我回南方后就把美男计先付诸实施。他说他妻子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死守着这份无爱的婚姻,还以为忍让和哭泣能挽回他的爱慕。

然后杜冠领她去别的城市散心,杜冠总是牵着她的手,她就像一只蝴蝶似的在他身边雀跃着。鲁桃桃相信一个人能同时爱上好几个人,她就曾经那样过。但是她不许杜冠那样,她只希望杜冠爱她一个人。杜冠经常给她钱,鼓励她买这买那,但杜冠并不想告诉她他到底有多少钱。鲁桃桃便趁他不在的时候翻他的东西,指望着能翻出点什么线索来。他到底有多少钱?这个问题一直困绕着她。那天她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灰色的天空,她想她已经厌倦了北方的天空,她希望杜冠早点把她带走,杜冠曾说南方的天空是兰色的,当北方下雪时,他的家乡却下着雨,他说满眼的绿色被雨水冲洗着,整个城市总是生机勃勃。

她和杜冠在酒店里住着时,曾被派出所拘留过,虫虫找了很多人才把他俩救出来。出来后杜冠给了虫虫很多钱,这使鲁桃桃有点不高兴,其实她很在意杜冠和虫虫在一起,毕竟杜冠曾无数次做过虫虫的嫖客。

后来杜冠在超市里给她找了份收银员的工作,杜冠跟虫虫说不许她再给鲁桃桃介绍客人了。鲁桃桃现在是他的人,他希望她做个正经工作,耐心地等着他来娶她。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她哭着把这个消息告诉杜冠时,杜冠果断地把她领到了医院,他说桃桃,我们不能急着要孩子,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要孩子。

三个月后杜冠走了,她哭得很伤心,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走后她消沉了很长时间,虽然他经常打电话给她,但她一点都不快乐,他知道她跟他要的是什么,但暂时他还不能给她。

后来她认识了商洛。

4.她是在超市里认识的商洛。

那天商洛到她的收银台交款时拿了一张假币,鲁桃桃把假币给没收了。商洛不依不饶地非要把假币要回去,他说他刚领了工资,假钱是工资里的,他要回单位去找会计。鲁桃桃用手指了指头上的监控器,你看,专门有人在监控我们,如果我把假钱还给了你,经理就会炒我的鱿鱼。

商洛不停的央求着,她想这个男人真烦人,不就一百元钱吗,把他心疼这样。她打量着他,她觉得这个男生长得还瞒不错的,挺拔的鼻子托举着一双温情的眼睛,一排洁白的牙齿晶亮晶亮地闪着光。她想这样的男生她以前没遇见过,她不如把钱还给他,省得他恨她。于是她背对着监控器,把钱悄悄地塞给了他,那男生接钱时,她看见他的左手上有一道显眼的疤痕。

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
杭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遗传的几率有多大

友情链接:

一心一计网 | 天龙八部怎么消刀 | 防弹眼镜 | 郑州市公租房价格 | 艾普服务电话 | 中日争端 | 化工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