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热门投资 >> 正文

【东北】爱情保质期(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金秋十月的中午,缠绵多情的秋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像是在向大地倾吐着它的忧伤。

通往乡村老家的小路上,徘徊着满腹惆怅的叶子。一阵秋风吹来,几乎吹落了叶子手中的雨伞,她这才惊醒般的把手中的雨伞紧紧靠在肩上,以防伞布被风吹过的张力把自己带走。

自从农村实行“村村通公路”后,这条小路就很少有人走了,更何况是下着雨的秋天。可是,叶子竟然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了。也许是少有人走过的缘故,这条路的路面没有了以往的宽敞光洁,而是被荒草拥挤的仅剩下了一条窄小弯曲的小道。这样的雨天走在上面,脚上的鞋子不仅没有一丝的泥泞,反而被沾着雨水的荒草擦洗的干干净净。

这条路对外人而言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路而已,而对于叶子来说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当年在这条小路上,曾留下无数个她和海清哥哥的足迹。那时候,他们手拉着手在奶奶的目光中一起丈量着这条小路上学,然后在一起从这条小路上迎接奶奶期盼他们回家的目光;那时候,每到星期天,她会和她的海清哥哥一起采摘着路边的野果奔跑到小路尽头的铁道旁,一边听着那过往列车的隆隆响声,一边数着列车的车厢;她更忘不了,也是在这条小路上,她和她的海清哥哥定下了彼此守候一生一世的爱情宣言。

叶子的父母都在县机械厂上班,兄弟姊妹五个,她排行老三。听奶奶说,生她的时候,妈妈得了重病,父母原本是要把她送人的,是奶奶把她从县城抱回了家,一口口小米粥把她喂养大的。海清是奶奶邻居家的孩子,比叶子大三岁,对她这个小妹妹格外的照顾。有奶奶这个慈祥的“妈妈”和海清这个大哥哥细心地呵护,叶子的童年是快乐的,幸福的。初三的下半学期,县里的爸爸妈妈忽然来到乡下老家,要把叶子接到县城上学。为了叶子的前程,千万个不舍的奶奶还是含着泪狠心地把叶子赶走了。

跟在父母身后,走在熟悉的小路上,一步三回头的叶子望着身后奶奶花白的头发和海清哥哥恋恋不舍的目光,她哭了,哭得很无奈很伤心。

县城的家对于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叶子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父母的严格,兄弟姐妹的冷漠让她觉得孤单无助,尽管学校的老师同学也很陌生,但她还是选择了住校。每到星期六的下午,是叶子最激动最开心的时候,第二节下课她就早早地收拾好东西,第三节下课铃一响,叶子就会冲出教室,一路飞奔着往乡下的家里跑,而无论天晴下雨,海清哥哥都会握着一包叶子最爱吃的散装瓜子等候在小路上。

叶子读高二的那年冬天,年迈的奶奶忽然去世了,哭干了眼泪的叶子心被掏空了,她在奶奶的遗像前整整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睡,任谁也拉不起来,在外地打工的海清哥哥闻讯赶了回来,再次见到海清哥哥,叶子像见到亲人一样放声大哭起来.....她对奶奶的这份感情,就连爸妈也不可能懂,而海清哥哥却最懂。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子每天除了学习就是给海清哥哥写信,谈论她在学校的学习生活,倾吐她对奶奶的思念。而海清也总会在回信里给她鼓励和安慰。一年之后,叶子终于考上了省城的一所专科院校。

得知叶子考上了大学,海清专程赶回家为她庆贺。

也是在这条小路上,海清哥哥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包装精致的瓜子递给叶子。

“小馋猫,这是哥特地从省城给你带回来的!”

“哇!这么特别的包装,我从来都没见过!”叶子惊喜地接过来,仔细地看着包装上的一行行小字,竟然有点舍不得拆开了。

“你不是最爱吃瓜子吗?快拆开吃啊!吃完了哥再给你买。”看叶子在犹豫,海清夺过叶子手中的瓜子,一把撕了个口。

坐在小路尽头的草地上,望着过往的火车,叶子发现,平时爱说笑的海清哥哥竟然变得沉默了。

“哥,你怎么了?”叶子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你考上大学了,哥为你高兴啊!到学校好好学,毕业了有了好工作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哥就放心了。”

“哥!你瞎说什么呀!什么找个好人家嫁了啊?这些年要不是有你陪着我,我早就跟着奶奶去了。我心中的好人就是你,这辈子我非你不嫁!”

听到叶子这番话,海清很感动,但他知道,没出过远门的叶子还是个单纯的小女孩,一旦上了大学接触到社会就会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差距的,他不能误了叶子一辈子。

“小馋猫,听哥说,现在城里的人都讲究爱情,哥没有知识,也没有钱,根本配不上你,以后你上学出来就会发现好多人都比哥优秀,哥也相信会有一个男人像哥一样呵护你爱着你的。”

“你别说,我也不听!我不管别人有多优秀,在我眼里,哥才是最优秀的,我就爱哥一人!我不相信哥你不喜欢我!”叶子撒娇般地捂着耳朵大声嚷道。

“哥爱不爱你,你心里最明白,只是觉得配不上你!”

“什么配不配,只要我们相互喜欢,这就够了!”叶子像个小孩子似地拉着海清的手开心地跳了起来。

太阳落山了,瓜子也只剩下一个空包了,叶子还是舍不得扔掉,忽然,她发现了瓜子包右下角的一行字“保质期,八个月”,随口说道:“瓜子还有保质期啊,我是头一次听说。”

原来叶子吃的瓜子都是村里小店卖的零装瓜子,所谓的散装,就是用废旧的报纸卷成一个锥形的样子,小店店主用一个小茶杯盛一杯子倒在里面包起来一角钱就卖了。哪存在保质期一说啊。

“那当然了,过了保质期,瓜子会变味的。”在省城呆了两年的海清说。

“哥,你会爱我三十九个月吗?”望着东去的火车,叶子想到了列车的车厢数。

列车发出的声音覆盖了叶子的问话声。海清问道:“什么?”

叶子很快发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改口道:“我们的爱情保质期是九百八十六个月吗?”她又想到了他们丈量这条小路的数字。

“不是!”

“啊?你不爱我吗?”

海清的回答把叶子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小馋猫,看把你急的,哥是说九百八十六个月太少了,我们的爱情保质期应该是一生一世!”

二、

叶子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全家人静静地坐在客厅,不说话,也不看电视。

“三儿(叶子排行老三),今天一天去哪儿了!”妈妈一脸地严肃。

从叶子和妈妈极少的接触中,她从未见到妈妈笑过,都说严父慈母,她从妈妈那里却感受不到一点慈母的爱。

“出去玩了。”反正再过半个月,自己就要离开这里去上学了,叶子不会撒谎也用不着撒谎。

“和谁?乡下那个小子吗?”妈妈追问道。

“人家叫海清,不叫那小子!我是和他在一起,怎么啦?”

“你是大姑娘了,马上就是大学生了,以后就不要再和他有来往了!影响不好!”看到叶子叛逆的目光,妈妈改变语气劝道。

“大学生怎么啦?哪条律法规定大学生不许和乡下人有来往了?我也是乡下人,你也不要认我这个闺女好啦,否则影响多不好啊!”叶子阴阳怪气地冲妈妈说道。

如果说叶子对父母没有一点儿恨意怨言,那是瞎话,姊妹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把她送人?就算妈妈有病了,可病好了为什么迟迟不接她回家?难道他们不知道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疼爱,她有多渴望多羡慕妈?她也曾盼望爸爸妈妈把她接回家也让她感受一下母亲怀抱的温暖,可是,等啊等啊,等来的却是由希望变成失望绝望,给她温暖和爱的却只有奶奶和海清哥哥,而在她习惯了没有父母宠爱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却又出现在她面前带走了她,虽然他们给了她生命,但海清哥哥却给了她爱,她感情的天平还是倾向于海清这边的,抛开以往的怨恨不说,只要他们能理解她,她还是愿意试着去接纳他们的,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妈妈竟然让她离开海清,这岂不是给她出了一道单项选择题吗?

“你这孩子,咋不知好歹啊?你没听说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吗?我们出钱让你上学,等你毕了业,我们再帮你找份好工作,找个好人家,你以后也不用再受苦了,我们还不是想弥补给你的爱吗?”妈妈被叶子的态度给激怒了,大声嚷道。

“弥补?钱能弥补我小时候缺少的父爱母爱吗?我生病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开家长会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是奶奶!是奶奶给了我妈妈的温暖,是乡下那小子,给了我鼓励和爱!”情绪激动的叶子无视姐妹们的白眼和嘀咕,倔强的慷慨陈词。这些话压在她心里好久好久了,今天终于发泄了出来。

“你们娘儿俩是怎么回事?有话不会好好说吗?今天都在气头上,都别说了。三儿,玩了一天了,去睡吧!”一直没说话的爸爸站起来说。

自那晚叶子和妈妈争吵了之后,爸爸妈妈再也没提起这件事情。海清在家乡也没停留,第二天就又踏上了去省城的列车。海清走了,叶子再也没出过家门,她把自己关在属于她的小屋里,回忆着属于他们的小路,他们的火车,他们的一生一世......也盼望着早日开学,早日和省城打工的海清哥见面。

再次见到海清,是在叶子到学校的第三天,同宿舍的姐妹们都开始满脸惆怅地想念父母想念家的时候,海清哥却出现在他们的学校门口。

“哥,你怎么才来看我啊?”从校园出来的叶子看到海清,也不顾周围同学的目光,老远就大声叫着往海清跟前奔跑,倒是海清有些顾忌,他怕叶子往他怀里扑,急忙伸手拉住了她。

“这不是来了吗?给!小馋猫!”海清一边说一边掏出了一包瓜子。

“你怎么不早来呢?找不到你急的我吃不下饭呢。”初次到省城的叶子这两天倒是和同学出去过,可这么大的省城到哪里去找她的海清哥啊?

“我也想早些来找你,可这两天活赶得紧,我是趁着吃饭的时间溜出来的。你还没吃饭吧?哥带你去吃饭去,咱一边吃一边说。”

这个冬天是叶子一生中度过的最快乐的冬天。大学的课程不像高中那么繁重紧张,不用烦恼父母审视的目光,更重要的是,她和她的海清哥哥距离近了,几乎每隔两天都有见一次面的机会让叶子觉得既开心又幸福。她在憧憬着毕业之后和她的海清哥哥实现他们的约定:一生一世在一起。

三、

冬的寒冷还没有褪尽,春的温暖姗姗来迟,正月已经过了一半,天气依旧寒气逼人。

通往家乡的小路上,走着急急忙忙的叶子。明天就要开学了,她想再回一次家乡,到坟上陪一陪孤独的奶奶。

在老家的农村,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年才算是过完。今天正月十四,清闲的人们大都带着孩子到集上看狮子高跷表演呢。因而这条小路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叶子,回家看看啊?”一位牵着孩子的大婶问。

“嗯。婶儿年过的好吗?”叶子热情地打着招呼。

“好!好!两年不见,你越长越好看了,跟着亲爹妈就是不一样,以后就不用受苦了。”

叶子只是微微一笑算是回答。大婶走远了,可她的话还回响在叶子的耳边,跟着亲爹妈是不一样,但她从没有感到是一种福气,而是一种别扭压抑。

放寒假回到家里,除了做一些家务之外,叶子很少走出自己的屋子一步,年三十夜里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团圆饭也让她感觉不自在。兄弟姊妹在饭桌上有说有笑,而她只是默默地听着,只有爸爸发现到她的拘束,会给她夹些好吃的肉菜,可桌子下面,小弟为会狠狠地赏她一脚,在他的眼中,叶子就是一个外人,一个来抢夺他的好东西抢夺他母爱的坏人。

看到姊妹们过年出去玩耍,叶子也想出去,她想回到老家见见她的海清哥哥。可每次当她要出去的时候,妈妈总会以“你对这里不熟悉,让姐姐妹妹花儿果儿陪你去”之类的话,其实,妈妈是怕她再去找乡下那小子。而姐姐妹妹都不愿意和她这个外来的一块出去,最后,妈妈就找来了她们车间主任的儿子宋健,还在叶子面前不停地夸宋健如何有知识,他家如何有钱。叶子知道,妈妈这是变着法儿要她和宋健多接触。与其出门跟着个保镖,还不如哪儿也不去,就躲在自己的小屋里,让妈妈的计划落空。明天就要去学了,妈妈再也没有借口不让叶子回老家了,而姐妹们谁也不愿陪叶子到乡下去,叶子也落得一个人自由。

快到小路的尽头了,叶子褪下手套,理一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她想仔细看看熟悉的铁路,熟悉的列车,却望见了铁路旁边一个熟悉的身影。

“海清哥——!”叶子一边叫着一边惊喜地奔跑着。

“疯丫头,也不知道戴上手套,不冷吗?”海清放下手中的篮子,从气喘吁吁的叶子手里拽过手套套在叶子的手上。

“不冷!你咋知道我要回来啊?”叶子望着海清问。

“这里的规矩,正月要上新坟,明天就要去上学了,今天你一定会回来看奶奶的。喏,我都准备好了白纸和香火!”

海清虽说是个男孩,但对待叶子却比女人还要心细,也只有他最懂叶子,知道叶子的想法。叶子感激地望着海清:“我正想要买呢,你都准备好了?”

“走,我陪你一块去吧,我也想奶奶了。”老人家在世时,对待海清也像对待孙子一样热情亲切,海清在心里也早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奶奶。

石家庄专治癫痫医院排行榜
鹰潭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有什么特效药

友情链接:

一心一计网 | 天龙八部怎么消刀 | 防弹眼镜 | 郑州市公租房价格 | 艾普服务电话 | 中日争端 | 化工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