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黑人种族歧视电影 >> 正文

【江南小说】意外的车祸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外打拼多年,我终于在今年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

长途汽车开到了镇上,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大街上的人并不多,和几年前相比,整条街道除了路面被翻修一新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只是出现了几家新建的商场和超市。车子还在行驶中,一处豪华的建筑映入了我的眼帘,你看那瓷砖,是大理石的,贴的多么整齐,你看那琉璃瓦,颜色多么鲜艳,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车子缓缓前行,最终,在这栋豪华的建筑面前停了下来,原来是镇政府!现在的镇政府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镇政府了!一下车,一股热浪便迎面扑来,如同进了一个火热的大蒸笼。午后的太阳不慌不忙的发出滚滚的热浪,这些热浪马不停蹄的袭击着地名上的每一个人。镇政府办公楼下面的大理石台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它应该可以映出人的倒影了吧!镇政府大院里面还有一个池塘,波光粼粼,中间是一座假山,几处喷泉围着它向上喷着水,池塘上面有弯弯曲曲的带着栏杆的路和一个别致的凉亭。池塘的路中间还有一座汉白玉做的小桥,那小桥漂亮的栏杆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见。两个威武的雄狮在门口为她站岗护卫!

四周的商场超市等一切建筑,不管是不是新建的,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了!

沉重的行李,炎热的天气,我决定租个车回家,我们老家没有计程车,只有老式的从后面上车的帆布车子。我打开车窗,靠着车窗坐着,一方面可以欣赏家乡的风景,另一方面还可以感受更多的凉风,驱赶身上的热气。家乡的知了真多,蝉在树上不辞辛劳的鸣叫,更是增添了燥热的烦恼。虽然靠着车窗坐着,但是,脸上身上还是不停的冒着汗水,浸透了身上的衣衫,真想痛痛快快的在河里洗个澡。一想到洗澡,我想起了镇政府大院的清清的池塘,同时也勾起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

在我的记忆中,村子外面有一条小河,在夏天那座小河是孩子们的乐园。上面有一座小桥,大概有10米长。不知道为什么,桥没有护栏,只用大大小小的石块在桥面的两侧砌了两个石台,作为护栏。翻修一新的水泥路直通我们的乡村,那么这座小桥也应该换了新装了吧!

行驶中的车子忽然变的颠簸起来,原来水泥路并没有铺到我们村子。看着记忆中的原来十分熟悉的乡村土路,心里居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失落!

车子忽然减了速,开的有点慢。原来车子已经行驶到了桥的近前。当我透过车窗向外看时,我看到了多年未见的小桥,对于这座桥,我也竟然十分的惊诧了!

桥两侧砌的那两排所谓的护栏已经面目全非了,原来整整齐齐的两排石台现在已经是犬牙交错,参差不齐了。有的地方,石台已经和桥面一般高了。唯一不变的大概是桥下边那历经沧桑岁月的桥洞了吧。

车子慢慢的行驶,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拐到了桥上。师傅告诉我,前年有个小伙子骑摩托车不小心,直接掉下去了,好在年轻,只是骨折了,休息了几个月才起来。

师傅的话让我也变的更加紧张起来,生怕车子真的不小心掉到桥的下面去。目不转睛的看着车子经过的每一个地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幸运的是,车子,最终小心翼翼的平平安安的通过了。看着那座残损的桥,我的内心不自觉的掀起了涟漪,总觉得完成了一次逃生!

多年未见的村子,终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到处依然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偶尔有几处新建的房屋。村子还是我记忆中的村子。

大概是和家人团聚的兴奋,残破的小桥在我的脑海里犹如过眼烟云,不平静的心情变很快烟消云散了。

因为天气太炎热,除了拜访几位本家和儿时的好朋友之外,一般是不外出的。整天呆在家里,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同时打开笔记本看一下当天发生的新闻和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当然,空调在我们村子寥寥无几,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安装的,母亲嫌费电,一开始怎么都不同意。

有一天下午,太阳火辣辣的照着,一丝风都没有,树梢也好像被热晕了,一动不动,偶尔有吼叫着的鸣蝉在树间飞动。狗狗们则在树荫下吐着舌头,喘着气。到处都是蝉的鸣叫。有的人躲在风扇下,更多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则拿着蒲扇坐在树荫下乘凉。我继续在网上看着新闻。忽然我被头版头条的一则《贫困山区的校舍意外坍塌》的新闻深深的震撼了,新闻讲的是某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常年在一所危房里读书,校长打了多少次报告,向上级反映了很多回,几年下来,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结果这所学校终于在一场特大的暴雨中意外坍塌,致使一名幼儿失去了年幼的生命,我为这个儿童的生命扼腕叹息,为这个红领巾的夭折而气愤!经过记者进行专门的采访和电视台等各大媒体的相互报道,在废墟上竟然在短时间内出现了一所崭新的希望小学。希望小学虽然建立了,一个儿童的鲜活的生命却没有了。我想这个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一个幼儿的生命换来了一所希望小学!如果提前修缮,悲剧怎么会发生?老师和孩子们心惊胆战的在极其简陋的濒临坍塌的危房里上课,而一些相关的人却仍然心安理得的在漂亮的办公室里面抽着香烟,看着报纸,享受着党带来的美好的生活!如果危房在上课期间瞬间坍塌,那岂不是更大的悲剧?看着新闻,我忽然想到了村子外面的那座危险的桥……

砰,砰……,几声剧烈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晓宇,晓宇,快点开门,快点开门!”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你婶子出事了,你快过去吧!”

“婶子不是走亲戚去了吗?”

“今天下午回来的,一回来就到田里干活,可能是天气太热吧,结果就出事了!”

“哪里?什么地方?”

“就是进村的那座桥!”

那参差不齐的大大小小的石块又一次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紧张起来,心都提了起来,我开始为我婶子的情况而担忧。而我——也已经几年没有见过我这个婶子了!

桥上已经站满了人,乡亲们在桥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大概说的都是些以前发生在这里的灾祸和桥为什么没有人修之类的话。婶子已经被先来的本家送往医院了。我发现桥两边的石台有很多已经和桥面一般高了,残存的石台两侧的水泥都已经开了裂!原先的石台有好长一段已经不存在了,残存在石台上边的是那些相对小一些的石块,虽然还有一些水泥在固定着,但是很多水泥自己都摇摇欲坠了。婶子跌落的这一侧有三分之二光秃秃的,上面有一些不知名的杂草,夹杂着参差不齐的石块,棱角分明,露出狰狞的面目。那狰狞的碎石,虽然锋利,但是它太矮了,矮到不足以阻挡车轮的前进,当然就不能够阻止灾难的发生。婶子的电动车就在它的下边,已经侧翻了。还有一个被砸憋了的大的白色水桶。下边的泥土湿漉漉的,草上还沾着水珠,那是车上的水在车子跌落时流出来的。原来桥下边的涓涓溪流已经不见了。

六点钟的太阳,依然炙热难耐,让人汗流不止。周围的庄稼也都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叶子,蝉在树上拼命的吼叫。婶子的玉米地就在附近,长势良好,偶有微风吹过,玉米便发出沙沙的响声,好像也在为自己的主人担忧。

看着眼前的桥,我忽然想到了镇政府的豪华的办公大楼,镇政府大院里的假山,映出人影的大理石的地板,还有精致的汉白玉小桥和漂亮的栏杆……

没有婶子这样的任劳任怨的建设者,哪有那漂亮的办公楼?我有些出离愤怒了!

最终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也只能感叹于桥的破落,如果桥还是记忆中的样子,我想婶子就不会跌落沟里了,如果两座石台被修缮,悲剧就不会发生……

我心里很是不安,不知道我最亲的婶子怎么样了。总是想起来儿童时代她对我的疼爱,遗憾的是我已经多年没有见过她,想着想着,我的内心越发的不安起来。

我急急忙忙找了辆车,去医院看望。然而,婶子已经走了!

“人已经老了,内出血,肋骨被砸断了两根,导致肝破裂和脾破裂。哎!没有想到这么严重,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在医院里本家告诉我。

……

我呆呆的站在医院,脑子一片空白,说不出一句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

听说,到了医院婶子想喝水,她说特别渴,但是,由于去医院的人都忙于抢救,婶子这个临终前的微小的愿望竟然没有实现。

同去医院的儿时的伙伴告诉我,在医院里,婶子的身上还泥泥水水的,衣服也没有干。在婶子弥留之际,她的双眼噙满了泪水,心里还惦记着她的两个孙女,嘴里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说着一些让我们暂时帮助她照看一下两个孙女的话。婶子的儿女在外打工,一时半时回不来的,在临县的看工地的叔叔也只是在回家的路上……

辛辛苦苦操劳一辈子的婶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人世……

没有给子女们遗言,没有亲人在场,她就这样一个人带着无限的牵挂和遗憾孤零零的在医院走了……

“太突然了,真没有想到会出这事,太意外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又旦夕祸福啊!”

“什么旦夕祸福,都怪那座桥,如果那石台不坏,车子怎么会掉到桥下去?”

“我到村里反映过不少次桥的事情,村里说要找镇上。”

“镇上!我都找了几年了,还是上一任书记的时候,我都找过了!”

“那个书记说,那座桥啊,我见过的,路还是可以走的吗?”

“哪个书记还说这都是意外,让我们走路的时候小心一些!以后镇上会想办法的。”

“想他妈个屁!几年了,这都换了一任书记了,也没有见动静!意外,每一次都是意外?”

“哪天意外到他们身上就不意外了!”

“你看那镇政府,看了我就生气!”

乡亲们这样议论着。

而我,也永远不能见到我儿童时代对我无限关爱的——婶子了!

我后悔,我自责,我十分的憎恨起我自己来。今天下午,我为什么不去看望她?如果我去看她,婶子就不会到田里干活了,也就不会有事情了!这个时候,我对自己竟然无比的厌恶起来。几年来,我没有能见到她,现在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想想她以前的音容笑貌,想想她以前对我的疼爱,心里越发的不安,越发的难受了。我在城里这么多年,竟然没有想到带点礼物给她,带点她可以吃的城里的食品,为她讲一些城里的快乐!!

我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婶子,此时,我也只能尽我的最大努力来安慰我的叔叔了。

这件事情,对我震动很大,难道紧紧是婶子驾车的责任?这种意外难道真的是意外吗?当天看到的新闻又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一所濒临坍塌的校舍,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

一座残缺不全的老桥,提前结束了婶子的生命。

一个普通人的意外死亡,实在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可能出了这个村就没有人知道了。尽管是意外死亡,也不会有一个记者前来采访,也就不可能有任何一家媒体对此进行报道,在婶子无声无息的亡故之后,这场意外的车祸也随着婶子的下葬在村子里无人提及了,那座残破的老桥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参差不齐的大大小小的石块仍然露着锋利的爪牙,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等车辆每天依然在这个残损的桥上来来去去,偶尔还有镇里的轿车从此经过,包括轿车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对桥多看一眼,谁也无瑕顾及桥的不满,任凭水泥的爆裂与石块的脱落!

多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孩童变成一个有志青年。家乡的老桥也随着时间的流逝,由新变为破旧,再到不堪了。

后来,又过了几年,我又一次回了老家,又一次经过了这座老桥。这时,整个桥面光秃秃的,桥两侧的两排所谓护栏,已经完全没有了,只有些许杂草,就连那面目狰狞的带着棱角的石块也没有了!!

远远望去,它只是一条路而已!

如何照顾患有癫痫的儿童
南宁癫痫病最好医院
长春看癫痫病哪家好

友情链接:

一心一计网 | 天龙八部怎么消刀 | 防弹眼镜 | 郑州市公租房价格 | 艾普服务电话 | 中日争端 | 化工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