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尔管理 >> 正文

【看点】虚化(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世界,无论男男女女,应该都多多少少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适合于自己吧!有的人或许喜欢,但只能是远观,有的人或许喜欢,但只能近看,有的人或许喜欢,但只能短暂地拥有。把控不了的爱情,把控不了的爱人,其结局是早已注定了的遗憾和伤心。

尹松寒是一个很难把控的男人,喜欢收拾自己,他的思想,他的言行,他的行为,照他所说的,本该是靠颜值吃饭的人,却偏偏靠了体力。

尹松寒是游离式的存在,飘荡、不稳定、自由、随性,想干嘛就干嘛,我行我素。刚认识时,白初卉就知道这个男人她是绝对把控不了的,两人差别太大了,她是降不住这个男人的。

可以说,压根就没抱什么希望,两人能有什么过多的联系呢,压根就不搭嘎嘛,谁也不是谁的菜。尹松寒的菜应该是明艳活跃的美女,白初卉的菜应该是安稳踏实的男人。

两人刚开始的联系方式就是微信,有一些时间了,两个人就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那么几次,估计问对方是谁彼此都要想个一会吧。白初卉想着要把微信上的人清理一下,于是就跟一些不是太熟悉的人都打了个招呼,如果不回复或者本就不怎么认识的就直接删除了,也就是这一次两人聊上了,后来尹松寒还问起白初卉这事,说她当时是不是准备删他哩,如果他没有回信息的话,白初卉还心虚了下,尹松寒猜她的心思猜的还真是挺准的。

尹松寒是个兵哥哥出身—侦察兵,可以说是一个脑子很聪明的人,幽默、风趣,有些大男子主义。他是一个海员,做的体力活,在海上或者江河上,有时信号会差得联系不上,即使联系上了信号也是非常不给力的,除非是靠港了,可以视频、语音或者电话一下,但是联系可以说是不少的。

尹松寒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不会让谈话冷场,也不会让话题乏味,会带动着你融入他的状态、情绪,像是主导者,引领者节奏、氛围。那时候尹松寒还有几个月合同到期,不准备再在海上漂了,本来着是计划去旅游的,没有目的地,想去哪就去哪。白初卉也是考虑了些时候,有几次话到嘴边都没有说出来,想邀请尹松寒来她工作的城市玩玩,既然是旅游,去哪都一样,再说离他的家也不是太远,在同一个省,他肯定还是要回家一趟的。

后来白初卉终于邀请了尹松寒,尹松寒说你不邀请我我怎么去啊,我怎么好意思去的呢,问尹松寒准备待多久,他也是很随意的,说如果愿意的话到时候带她去旅游。

尹松寒觉得白初卉就是他的女朋友了,就有了所有权的意识,开始以男朋友的身份去对待和要求白初卉了,好像动物世界里的一样,有了领土意识,让白初卉安排好时间好好陪陪他,说自己好久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了。

本来白初卉想着尹松寒下了船会先回家一趟的,但是尹松寒是下了船去宾馆洗个澡就直接坐车过来了,把海上穿的衣服全都扔了,就带了个密码箱,甚至都没有去上海办理相关的手续,就风风火火地来了。

在见到尹松寒的那一刻,白初卉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他是真的掌控不了,他甚至是霸道的。白初卉在车站的出口处等着尹松寒,翻看着手机,本来想着尹松寒过会才能出来的,也可能是她看手机太认真了,最后竟是尹松寒先看到了她,霸气地招手让她过去。尹松寒穿着白色的背心,脖子上挂着玉坠,穿着橙色的裤子,真的是跟他的性格无疑,太随性了,看着尹松寒穿着的背心,白初卉真的是不能不服了。尹松寒以往在船上穿着背心、光着膀子,这可以理解,白初卉只是没想到生活中尹松寒也是这样的不拘束。

白初卉忍不住暗叹自己一声:怎么没看到他出来呢!快步走到尹松寒身边,他就那样大刺刺地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很自然而然的样子,就这样带着白初卉去坐车了。

白初卉虽不是较内向的人,但也没有那么的外放,尹松寒这样外放的性格还真是让她稍微有些招架不住,但也是足够的熟了,所以也不至于太过尴尬,要不然以尹松寒的性格,会很奇怪她的不自然,因为在他的思想里,她是他的女朋友,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尹松寒带着挺大的行李箱,白初卉想也不能让他就这样拖着行李箱到处走吧,不方便也不合适,就打算让尹松寒先找个住的地方。但是还未等白初卉开口,尹松寒就先说了:“走,回家,我把东西先放到家里,然后休息下洗个澡,晚上带你吃顿好吃的。”

白初卉没想到尹松寒这么快就这样去说了,虽然尹松寒来之前也跟她说过,让她跟她朋友说下等他来的时候让她朋友在外面先暂住一下,但白初卉确实没有往这件事上面去想,因为在她的认知里,两个人还没到那个地步呢,她的思想还是相对比较传统一些的。

尹松寒看白初卉对他的的建议挺意外的,就问道:“你不带我回家,让我住外面啊?”

白初卉还真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些啥了,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你不觉得这样太快了吗?我们还不怎么了解呢?”

“我不觉得快啊,你是我女朋友,这不是很正常嘛!”

“我是你的女朋友,但是我们确实还没那么的了解,我们还是先了解下吧!”

尹松寒没有再去勉强白初卉这件事,就依白初卉的意思去找了个宾馆。找宾馆的这个过程中白初卉又对尹松寒有了新的了解,尹松寒是个挺挑剔、谨慎的人,一定要住连锁的酒店,并且选择自己是会员的。

尹松寒经历过很多的事情,做过很多工作,去过很多地方,和家里人一起做过钢材生意,谈过一个女朋友,是东南亚国家那边的,最后没有在一起。尹松寒原本就比白初卉小,再加上看起来又比实际年龄还小,白初卉见到他的时候内心就有些心虚,想着他怎么这么显小啊!

可能是刚下了船,又坐车直接就过来了的关系,尹松寒看起来有点累,也就没带他出去走走,让他先洗漱休息下,稍后等晚点了再来找他吃饭,一起出去走走。

晚餐的时候,尹松寒一定要带白初卉吃海鲜火锅,白初卉知道尹松寒爱吃肉,却不知他吃海鲜也是杠杠的,虽然就是海边长大的人,但对海鲜还是非常的钟爱。白初卉不怎么吃海鲜这些东西,尹松寒那天晚餐整整吃了两桌海鲜,真的是惊讶到了白初卉,这真的是一个爱吃、会吃的男孩。

整顿饭下来,白初卉都感觉一直是尹松寒在带动、调整着气氛,不让冷场,不让尴尬,风趣、和煦十足,饭后白初卉问他有没有感觉和她相处累。尹松寒却说,你是这样的性格,如果我再不活跃点,不主动点,那咱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尴尴尬尬、别别扭扭地吃完这顿饭,你不怕消化不良啊!我们总要互补着来吧,我本来也就是这样的性格,无拘无束,有啥说啥的,我也没把你当外人,你性格偏内点,那我就带动你啊!尹松寒这些好似再自然不过的话,却让白初卉的心里暖暖的。

其实白初卉很喜欢尹松寒这样性格的人,也很向往,只是她的性格做不来,可能是差距有点大吧,白初卉和这样性格的人相处是有些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甚至是有些不自信的。

两个人很快就面临到了不同地方思想差异的问题,或者是性别引起的思想差异问题。晚上八九点的时候白初卉准备回去,把尹松寒送到酒店门口,刚开口说道别的话,尹松寒就皱起了眉头。

“你晚上不在这啊,让我一个人睡在外面啊?”

白初卉有些奇怪了,这多正常啊,肯定是他一个人在外面休息,明天她来找他啊!

“对啊,明天我早点过来找你。”

“你不怕明天找不到我了?”

尹松寒这突来的一句话让白初卉有些懵怔了,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开玩笑,是威胁,还是真的是他真实的想法。

“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明天不会真的看不到你了吧?”白初卉对尹松寒的话有些紧张、惊慌了。

“你明天来了不就知道了。”

这一句话绊住了白初卉的脚步,又和尹松寒交涉了一会,直到得到他肯定的答复明天一定会在,白初卉才安心地离开。

这差不多半天的相处,白初卉对尹松寒又有了些新的认知,不受威胁,完全我行我素,自己真的想干嘛就干嘛,是自己的就理所当然地拥有权力,这可能就是地域差异,男女差异,思想差异吧!

第二天的时候尹松寒确实没有走,一直休息到白初卉给他打电话。还是同样的装束,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说真的,他的这身装束真的是妥妥的回头率,个性而张扬。看着尹松寒拖着的行李箱,白初卉就知道今天可能是一场硬仗,也可能就这样完犊子了。

尹松寒没有吃白初卉带的早餐,一见面就开门见山地问白初卉今天可以去她住的地方了吧,跟她朋友讲了吧,让直接就回家去放行李。白初卉没想到尹松寒这一见面就是开口说这件事,而且是毫无回旋之地的要求。而且摆明了态度,如果今天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说法,他现在就立马走人,让白初卉看着办。

白初卉一方面有自己的原则在,另一方面她也没法向朋友去讲,这算什么啊,白初卉心里很没谱,也觉得特别不合适。回家是可以回家看看的,也可以把行李放在家里,只是住宿这块,还真的是有点不太合适。

本来是想先把行李在超市存放起来,但是超市说只能存放四个小时,尹松寒索性就不存放了。两个人就提着行李箱溜达上了,这一天可以说把尹松寒所有的耐心彻底磨没了,也让白初卉彻底为难和无措上了。白初卉是跟朋友说了尹松寒来的事,但是至于一块住的事,白初卉实在是觉得自己开不了口,不说朋友不会同意,自己心里面也是过不了那道坎的。

本来是想着带尹松寒去江边转转的,因为尹松寒挺喜欢钓鱼的,也没有去成,坐坐转转的,尹松寒一直催促着白初卉给她朋友打电话,要钥匙,白初卉一直没能下定决心。白初卉对尹松寒的到来想的很简单的,两个人好好相处了解一下,看看彼此的性格脾气,能否处得来,觉得这才是应该有的正常状态啊,怎么到了尹松寒这里,却成了连级跳了,这样快速的进展白初卉有点跟不上节奏,也有点接受不了。

就这样,拖着行李箱,两个人兜兜转转。白初卉陪着尹松寒去剪了个头发,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尹松寒彻底爆发了,他不愿意再走一步了,让白初卉明确给出一个答复来,如果还是一样的结果,他就立马走人。尹松寒很气闷地坐在行李箱上说:“你看我们今天来来回回在这几条街上走了几趟了,恐怕别人都认识我们了,觉得我就跟个傻B似的拖着行李箱在这转来转去的,我是来着干嘛的啊?你到底怎么想的?”

两人差点就那样闹掰了,白初卉试图让尹松寒平静下来,尹松寒虽然是很平静地在生气,没有大呼小叫,没有吹胡子瞪眼,但是很明显已经到了他忍耐的底线了,他要让白初卉马上做出选择,马上拿出态度来。

“你知道我来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我想的是来了之后把行李放到家,洗个澡休息下,然后带你吃点好吃的。第二天买个渔具,带你去河边钓钓鱼,钓到鱼后看着你高兴的去摘鱼,然后给你做鱼吃。第三天带着你逛逛街,给自己置办点衣服,也给你买几件你喜欢的衣服……我就是这么计划的,结果来了之后呢?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原因,但是我确实挺失望的。”

听到尹松寒的话,白初卉真的蛮感动的,他确实是有心想要和她好好相处、了解的,只是有些东西,白初卉做不了妥协,那是她的原则,也是她的底线,她怕随便了自己,也让别人觉得她是一个很随意、随便的人,她的思想制约着她很多事情她要对自己负责。

白初卉很长时间之后都记得尹松寒决绝离开的那一瞬间,每次走到那个路口,白初卉都会忍不住回想那一瞬间,忍不住心中隐隐地刺痛。

尹松寒很绝然地拎着行李箱走了,即使白初卉那么希望送他,跟在他的身后,尹松寒的一句不需要,那好似她就如毒蛇一样,想要即刻摆脱她的举动深深地刺痛了白初卉。尹松寒看着白初卉非送不可的跟着,甚至不等的士随便拦了个三轮车就要走,最后坐上的士头也不回地离开的那一刻一直刻印在白初卉的脑海中,那样的急切,那样的绝情,不给她一丝挽留的余地。白初卉在川流不息的马路旁久久地站着,站了好久,心底的酸涩一点点的加剧,却怎么都汇聚不成一滴泪。为什么想要去珍惜的总是会失去,为什么总是找不到那个可以真心实意地对自己的人,难道这是注定的吗?但是白初卉不甘心,她坚信总有那么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可以真心实意对自己的人,在不久的将来等着自己。对于尹松寒,她是真的动了心,有些喜欢了,但是有些事就是这样,有些人遇到可能就是为了错过吧!

尹松寒是挺绝情的,坐车走了没多久就把白初卉的微信给删了,没给彼此留下一点回旋的余地,好似走了就这样老死不相往来了,就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这让白初卉既挫败又心酸无奈。原来几个月的认识竟是如此轻描淡写地被丢弃,毫不留恋,毫不犹豫,让白初卉从那一刻起没了再去关注、打扰的勇气,尽管好些日子之后白初卉才舍得把他们聊天的界面删除,但再也没了去问候的勇气。

有些人,你把控不了,虽然你欣赏有加,虽然你想要去挑战收获,虽然你动心了喜欢,但把握不住的感情,没有安全感的存在,一切也都是一场短暂的相遇而已。

癫痫病能用手术治疗吗
白城市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京在哪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一心一计网 | 天龙八部怎么消刀 | 防弹眼镜 | 郑州市公租房价格 | 艾普服务电话 | 中日争端 | 化工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