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功率网卡 >> 正文

【海蓝·小说】挚爱情深荣奴愿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北宋时期的文学家晁补之,是一位非常看重感情的人,在他的作品中,伤春惜别,相思忆旧这样传统题材的作品能够占有半数,其韵味清新蕴籍,情调也柔丽绵邈。如他的《引驾行·梅精琼绽》一词,讲的就是春光满园时,作品中的主人公却在独自落泪。中间部分笔峰一转,略作点染后,随即便揭示出“忆年时,把罗袂”的缘由,讲的就是恋人之间的旧情难忘。过片之后,笔峰随即便与前面相呼应,写出恋人曾留在印象深处的一个细微动作,于是对方的风采便跃然于读者面前。鲜艳的樱桃代表着恋人,这一线索便将今春与去春连缀了起来,韵华依然,芳姿不变,人却一去无音讯。其实当时的离别出于无奈,但此情又有谁人知?又能向谁去讲明?作品采用了铺叙这样的手法,章法缜密不懈,不做大幅度跳跃,率拙之间其浑厚便显现了出来,表现出作者对长调的驾驭能力。在实际的生活中,晁补之也正是一位这样的多情者。

荣奴,快歇歇吧,晃补之随手把荣奴拉到身边坐下,说跑前跑后就忙了你一个人。荣奴便点头,说老爷快别这样说了,荣奴的性命都是老爷您给捡回来的,难道奴婢为老爷跑跑腿、熬个药还不应该吗。晁补之点了下头,说道理虽然这么回事,可你确实就做到了这一步。往大了说,人情往来这其中藏着过节,谁与谁能对上脾气那都是有缘由的,比如与黄庭坚、秦观、张耒,我们四个人就能相处得来,表面看就是因为师出同门,但如果我们不能相遇到一起,或者说就有哪一位没有熬到这个层面,那我们几个也不会彼此这样的欣赏。就拿我们俩来说吧,当初我们如果不能相见,我就是再欣赏你,那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缘份,后来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就无从再谈起了。往小了说,那就是荣奴你懂得感情,你就能以我晁补之的情份为重,吃苦受累以及所有的委屈,从你那里就能什么都不算。我特别看重这个缘份!

老爷!我跟你说过许多遍,这个事情不许您再提起,我不相信缘份,只相信真情!荣奴把头斜倚在晁补之的怀里,说老爷,荣奴今生不求大富大贵,但我一定要回报老爷您的恩情。荣奴的命就是老爷您救回来的,你还一而再、再而三都这样看重荣奴的性命,今天我也和你交个实底,老爷你百年之后,荣奴那时就还有三件事情要做,一是给你披麻戴孝,二是给你守墓三年,三就是想办法把自己埋在你的墓旁,我就陪着你说话,再替你铺床叠被、替你做好所有的事情。荣奴这样做并不是想贪图来世能成为老爷的什么人,因为老爷你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咱荣奴就只配给您当下人。我只是想呀,来世能是什么样的呢?如果那时老爷你不认识我了,那我也不能硬贴到老爷的身上去,我就躲在一边偷偷的瞧着你,我要替你祝福,替你祈祷,让你还要象这一世飞黄腾达起来。如果那时你还认识我,你自然就会象现在这样,到时候你自然就会把我接到身边来。

这个荣奴是晁补之从死神那里领回来的苦孩子,现在她脑子里想着的事情就是要回报。

先前,晁补之到一个朋友家去送葬,他就是在那里见到的荣奴。当时荣奴的嘴被塞住,可她的眼里却一直都在流泪,因为她马上就要被送去随葬了。晁补之放不下荣奴的那个眼神,他转了几个来回,终于在一个下人那里打听到真实情况,那个就要被送去陪葬女孩子是刚买回来的小丫头,她的名字叫“荣奴”。于是晁补之便赶紧去与朋友讲,说我在你府上看到一个熟人,她是我一个亲属的女儿,如果情况属实的话,她应当就叫荣奴。这是晁补之第一次救回了荣奴。

来到晁补之府上,荣奴非常开心,后来晁家人就听说了荣奴的情况,也包括晁补之的夫人,她们都认为荣奴会给晁家带来恶运,于是就想把她赶出门,或者就把她卖到妓院去。有两次晁补之出门去办事,回来时就发现荣奴不见了,于是他便把下人找来询问,这才知道是夫人做主把她已经送人了。晁补之便与夫人讲,说我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晁补之不差她一个小丫头的饭吃,救人就要救到底,我就是要当这个好人!夫人也没办法,只好两次都又派人去把荣奴赎了回来。有一次荣奴生病,她高烧几日都不退,晁补之便想尽了办法派人去找郎中,最后总算是把荣奴给救活了。后来荣奴就慢慢的长大成人,谁都没有想到,荣奴就她出落成这么漂亮的美女。在晁补之府上有许多下人,这些人一直都想勾引荣奴,他们许给荣奴许多好处,可荣奴就是不动心,即使就被谁逼到屋子里去想强暴她,荣奴也坚定的拒绝,她就能把对方的身上给咬住不放,即使就被对方掐住脖子,她也不松口,最后荣奴就总能逃过一劫。

听说了荣奴如此烈性,晁补之就格外看重她,于是就把她从厨房招到屋里来当使唤丫头,给她好衣服穿,还有好的待遇。其实晁补之也想过把荣奴招到身边来当待妾,可他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在逐渐变老,尤其是现在,自己又丢了乌纱帽,就更不能再过份看重欲望,于是他就几次拒绝了夫人的意思。这其间因为荣奴非常会来事,她就能把晁补之当成父亲那样看待,她就能守在晁补之的身边不见外,晁补之脑子里这时就突然冒出个想法,如果能把荣奴认做女儿也不错,最起码到了自己百年之后,在坟前也就能多一个哭丧的人,这样做的结果就能把荣奴顺利的嫁出去。

这个想法晁补之还没有来得及与家人讲,他便突然就得了一场重病,当然荣奴也就不知道主人会这样安排自己。这场病就把晁补之的计划全都打乱,因为他高烧不退,人几乎就要昏迷了过去,他身上盖着几层被子还是抖成一团。郎中给开过药之后,又告诉晁家人,说要找个人抱住他,这样既有利于病情,也能起个安神的做用。于是晁补之的几房女人就轮换着做起这件事。但随后就引发出别的问题,因为晁补之当时正发着高烧,而搂抱住他还要盖着几层被子,几位女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于是夫人就想到了荣奴,晁补之对她那可是恩重如山,现在就需要她来回报了。于是荣奴就堂而皇之的与晁补之守在了一起。

或许人和人之间就有这种很奇妙的缘份,或许这就是巧合,后来晁补之一直都这样认为,他说我和荣奴之间就存在着许多巧合。当荣奴的身体与晁补之紧贴在一起之后,他的病情很快就有了好转,他就不再那么抖了。这一巧合让晁补之的几房女人都觉得内心难平,但也没有办法。后来晁补之病情就逐渐好转,荣奴也就始终都能陪着他倒在一起。

那句情投意合,用在晁补之与荣奴之间非常恰当,荣奴她就懂得用心与他交往,他也感受的真真切切,仿佛她就是另一个自己。荣奴的一个眼神,一丝微笑,他看了都觉得十分欢喜,老爷看书久了就会口渴,荣奴到时候就会把茶水送到手里,随后她就会把羽扇摇起,再把一句体贴的话朝前递,说快歇歇吧,不要累坏了身体。晁补之也觉得身边有这么个人非常方便,有了她,虽然就是搭个闲话,研个墨,再把那些闲杂料理,可心里有了烦闷就能及时讲出去,她也会上心的听,说不准就还能替自己出个主意。虽说荣奴的主意多半都是很幼稚,但有了她守在身边,这个烦恼就能及时的消散出去,所以他也不想再把她推出去。荣奴常常就会这样讲,说老爷,你根本就不必生气,其实官府中的事情我也讲不清楚,但害你的就一定是政敌,斗不过时咱就得想办法躲,我觉得应当就是这样的道理。晁补之就点头,说确实就是政敌,他在上头把权掌,这个人他叫蔡京,他就能看好他自己。于是我们这些有真才实学的人就遭了殃,他给我们定的罪名都没法提,就硬说我们这一百二十多人都是奸党,其实就是他作威作福要把我们这些人压在身下当马骑。荣奴就点头,说大家小家都是一回事,实在不行就得想个办法转过去。其实我也听说过你们被欺压的这件事,我看你们是斗不过他了,不如就先把头低,等找准机会再说理。天下不能就总这么黑,这一步如果能走过去那才叫有后戏。我的意思是,咱先不和他讲理,咱可以找个地方去做揖,求爷爷告奶奶,这他就不能再把咱怎么地。常言说东方不亮西方亮,庄稼不得但年年都要种地。

这一番话就说到晁补之的心里去,他就觉得荣奴了不起,这丫头虽说不是自己生的,可她就能把全部精神头都替自己来考虑。这样想着,晁补之就再次又想起,还得把她当做女儿嫁出去。记得黄庭坚他们也在议论着这件事,他们的意思也是要另想办法,不能就这么干受气,他们说要想办法使个美人计,然后再把这个人送到宫里去。这个办法肯定行不通,晁补之也就没往心里去。先不说这个美人能不能送到皇上的身边,就是这个话,美人见到皇上她得怎么提?晁补之突然就想到,不如就趁这个机把荣奴嫁出去,就说让她去替自己去把话说,办成办不成都都没关系。想到这里,晁补之就觉得有好戏,嫁荣奴就得挑个好人家,这个人最起码家里要富裕,不愁吃穿要有钱花,还得有才气。晁补之就想到了有个学子叫陈东,他就多次说过蔡京必须得离去。论年龄还有资历,把荣奴嫁过去都可以,陈东家里也是富甲一方,只是怎么才能把荣奴送到他那里?

抽个时间,晁补之就把荣奴找过来,与她就直接说起了自己,说有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就觉得只有你才能替我出了这口恶气。荣奴就赶紧上前来跪倒,说老爷你有话就尽管提,荣奴我已经把自己看成就是老爷您亲生的,只要能替老爷您把话说,荣奴就是拚死拚活也要争这个理。晁补之赶紧冲着她摇起头,说荣奴你先平平气,我的意思并不全在这上面,其实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把你嫁出去。荣奴就点头,说我明白老爷您的意思,我嫁过去就是要替老爷您把话讲,我一定就能做仔细。晁补之就把陈东这个人提起,说他家的条件非常好,他现在还是个很不错的大学子,只是有些事情我也不便直接出面,我的意思就是要把你先放出去。你们俩年貌都相当,按男才女貌到哪都能说过去。你出去之后先去把他找,就当做是巧遇不能让他认出是故意的,这个话不用着急和他讲,先过上几年好日子,等到机会再和他提。荣奴点过头之后,泪水就连成线的往下滴,她瞧着晁补之,说老爷,这个事情我肯定能办好,只是我总觉得你已经对荣奴看不起,所以就想着办法要把我踢出去。荣奴说句心里话,其实我最愿意做的就是有朝一日能陪着你一起去死。那句话叫做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一定要做到同年同月同日死。荣奴虽然不是富贵命,可咱就专门能讲义气。晁补之便上前搂抱住她,说荣奴你就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不能不为你的将来做考虑,我也不能只想着我自己。把你嫁出去这是个正理,让你替我去想办法,那就是让你讲义气。我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太重要,我们那么多人其实都在受着窝囊气。你嫁过去之后,就是让陈东做好这样一件事,就是让他上书告蔡京,就一直把他告到底!这个事情或许就办不成,但陈东他是个书生,谁都不能把他怎么的。有句话我现在就得和你讲清楚,如果陈东一旦把这个事情办得好,皇上就得把蔡京往外踢,那时你就不能再提死,即使就是报恩,你也得陪着陈东恩爱要相依。人总得讲一个知恩图报,那时候陈东就是替你出了力,所以你就得和他过到底。荣奴就连连的点头,说老爷,你这些话我都听得很仔细,道理我也全都懂,但这里面怎么回事我心都清楚,其实就是老爷要给我找个人这样才能长相依。

晁补之对荣奴是真讲了义气,这个陈东他也确实是个好学子。

几天之后,陈东与荣奴就在庙会上见了面,这个场面还真就有点象是演戏。一个是英俊才子,一个是逍遥淑女,两个人在庙会上相见经过很简单,才子一眼就放不下,尾随在后就不离去。淑女回转就躲得急,丫环就在身旁挡,说你这个公子太无理,我家小姐就是叫荣奴,你如果不是认错了人那就对不起,我们小姐她可是金枝玉叶体,虽说我们家的老爷太太都离去,可是小姐也不能就这样被你来欺。陈东走上前赶紧先施礼,说学生陈东,这厢有礼,拜见完小姐我们再把话提。陈东并非是个浪荡子,我虽然只是个学子可学业却要数第一。刚才看到小姐一面,陈东就再也放不下,我就是想和你提一句,就是我至今还未娶,我就想知道小姐是否还未嫁,如果你已经出嫁那就再没戏。丫环就与陈东讲,有戏没戏不在你,我就把实话与你讲,我们小姐至今还在闺阁里,但你能不能讨到她的欢心不能就这里讲,那得赶紧回家去,先找媒人来说话,随后还得送聘礼,生辰八字都对过,在这之后才能到我们家把小姐明谋正娶。

荣奴赶紧把丫环身后挡,说公子请你还不要太生气。我们出门并不想把这些提,原本我和你也不相识,但你刚才这些话却已经讲到了奴家的心里。有句话我想和你直接讲,你若有情,妾也有意,不如你就听我一句劝,赶紧回家找到媒人再回来提。我父母早都已经去世,但我却有个姨母她就是晁大人的妻。你如果想找我很容易,找到晁补之的府上,就托人往里传消息,就说找夫人有事提。陈东赶紧施礼,说感谢荣奴告诉的这么仔细,明天我就能赶过去,到时候你得让门房放我们进去。

陈东讲着话,就赶紧从身上摘下玉缀朝前送,说这就是信物,我陈东看重你讲情义。荣奴只得从怀里摘下香囊传回去,说荣奴看得起你!

治疗癫痫病所需的费用是多少
贵州哪里治癫痫医院比较好
中医治疗癫痫有用吗

友情链接:

一心一计网 | 天龙八部怎么消刀 | 防弹眼镜 | 郑州市公租房价格 | 艾普服务电话 | 中日争端 | 化工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