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八一军人网 >> 正文

【流年】如初(短篇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李荣也要做外婆了。早九点时,接到女儿青青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她激动得连外套都忘了穿,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包裹就跑了出去:“庆儿,快去开车,你姐要生了!”一边就给还在小区办公室办公的儿子庆生打着电话。

青青怀的是双胞胎。对于奉子成婚的她,婆婆起初并不是十分的欢喜。但自从大夫说很可能怀的是一对男丁,婆婆就恨不得天天守着青青,然后眼巴巴看着她一口口吃尽自己精心制作的各种美食:小米稀饭,肉菜包子,糖醋里脊,鲫鱼汤,红烧排骨等等等等;然后再小心翼翼地陪她去公园里散步锻炼。毫不夸张地说,十月怀胎时的青青,享受的是皇家小主的待遇呢。今天终于就要瓜熟蒂落了,两家老人的心情自然可想而知。

其实还不到预产期,提前几天却破了羊水,住院后很快就被推进产房。肚子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下面都已经见红了,青青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她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

“妈,我可能要走了……啊!我的肚子,妈……”痛苦的青青拉着妈妈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娃呀,别胡说!生孩子哪有不疼的。忍一忍,坚持一会,很快就过去了。听妈的话,啊!”李荣俯下身亲了亲女儿煞白而满是泪水的脸,而后快速地转过去,假装看别的什么。一行热泪早已迫不接待地洒落了下来……

李荣的心就这样也被生生地拽进了产房。尽管是剖腹产,而且当今医术之精湛,她却依然非常担心。古话不是说了嘛,人生人吓死人呢,况且又是双胞胎。青青的肚子的确隆起老高,又圆又大,亮光光的,看着像要爆炸的样子。焦急的李荣一会儿把脸贴到产房的门上张望,一会儿又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数着自己的脚步。耳边不时回响起女儿的那句“我要走了...”母“子”连心那,一种从未有过的惧怕袭上心头。

而这样的时候,她多想旁边能够有一个肩膀,那怕它是瘦小不堪的,抑或软弱无力的,最起码是可以靠一靠的,但这对于李荣来说,似乎早已成了一种奢望。

产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位约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护士,说你们稍安勿操,一切都挺好,不要太着急,一般一个多小时就好了。“好,好!”答应着护士,李荣只能耐心地等待女儿安全生产。她终于肯挨着青青的婆婆坐了下来,然后闭上双眼,心里就念着淡定,淡定,淡定!深呼吸……半个小时过去了,李荣也逐渐地平静了许多。但不知不觉中脑子里就浮现出另外一个场景……

(二)

那是她第一次生孩子。顺利生产后从产房刚出来一会儿,就见婆婆神情怪异地附在公公的耳朵上说了句什么,然后公公二话没说就急冲冲地走了。李荣觉得好生奇怪,难不成这老两口是一对老封建,嫌自己生了一个丫头片子不成?但又觉得不像啊,刚才还看着挺高兴的,公公还笑着对她说他就喜欢孙女呢。那么,是什么事,让他的脸色突变,转身就走了?不,确切地说是跑了呢?

“妈,怎么了?”李荣大声问道。

“没事,村里一点小事,来找你爸的。”婆婆似有难言之隐,头都没抬一下。

“不对吧?村里的事还用得着你趴在耳朵上说呀?”李荣赶紧接住婆婆的话。

“没事。”婆婆好像不敢看她的眼睛,只低了头弱弱地说了两个字,便很快转过身去看孩子。李荣见婆婆若有所思,极力躲避的样子,心里更不是滋味,但既然人家都不愿意说,她也只好就作罢。你们说没事那就没事,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事。

然而李荣实在生气。她都生产一个星期了,丈夫黄永波自从那天把自己送到医院,说不舒服回去后,就再也没有到医院看过她,更不用说买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伺候伺候她了。公公婆婆年纪大了,走动不太方便,他也真能放得下心来。每天就小姑子跑来跑去,一边还要上班。想起这些,李荣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难道还真有什么事?不,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嘛,再说他也不是那惹事的人呐。那么,一定也是嫌自己生了个丫头。哼!典型的老封建,重男轻女!难怪那老两口也不怎么来看孩子。李荣就想着,等出了院再要他好看。

出院回来后还是没见到黄永波。但公公婆婆却心事重重的样子,这就更让李荣的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起来。她无法像没事人似的到床上去安心“坐月子”

她弓着身子,虽然心急如焚,两条腿却怎么都不听使唤,因为稍一走动,那被剪烂的伤口依然很疼。但她还是慢慢地吃力地扶着门走进上房。正在收拾屋子的婆婆看见李荣进来,赶快放下手中的活去搀扶:“你怎么下床了呀?”

“妈,永波呢?这几天怎么都没看见他呢?他干嘛去了呀?”李荣尽管很虚弱,声音却格外的洪亮。

“李荣,你过来,爸告诉你一件事。”却是公公从外面回来了。

“来,你坐下。让你妈去看孩子。”公公指了指客厅中央放着的沙发说,脸就扭过去示意老伴离开。看着李荣一脸的问号,老公公慢慢讲起了那段陈封已久的往事。

“就在永波十四岁那年的一个下午,永波从学校一回来,倒头就要睡觉,满身的泥土,鼻青脸肿的。爸当时就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跟人打架了?一问,果不其然。说无缘无故的被几个大孩子拉进一个废弃的屋子里拳脚相加,狠狠地练了一顿,然后又都跑了。问他为什么,他说不知道,但现在就想睡觉。爸也没太在意,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嘛,要睡洗洗睡去。谁知这孩子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再叫都叫不醒来了。你妈说孩子可能累了,就让他多睡一会。就这样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强行叫醒,他还是昏昏沉沉的样子,人却变得呆呆傻傻的。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爸以为他是身上疼嘛,过几天就好了,也就没想别的。一个礼拜之后,老师就来家劝他退学。爸怀疑他脑子有了毛病,去医院一检查,大夫说精神分裂症。再后来就好一时坏一时的,哭笑无常。这些年来,我们到处求医问药,什么办法都试过,病情倒也有了很大的改观,只要每天按时给他服药,就不会再犯。但始终还是没能完全根治。这不,那几天我一忙,忘了给他按时吃药,就又犯了病,又哭又闹的,见人就打,只好暂时送进医院。”

……

就像听天书似得听完公公讲的这些事,李荣半天没说一句话,就那样呆呆的坐着发愣。老公公有些后怕,怕她气坏了身子没了奶水,更怕她想不通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于是赶快让老婆子去叫他们对面住着的青青的老乡兰姐。

李荣的脑子里其实就是一片空白,却又下意识的在想,难怪婆婆一家对自己那么好,有时候真比亲闺女都亲呢。原来这却是一场骗局呀!想着这些,耳朵里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一阵天旋地转…….

李荣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里屋的床上了,曾经给自己说媒的老乡兰姐也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的跟前。李荣再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姐…….”失声痛哭起来。兰姐就抱着劝她想开些,说自己也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那黄永波原来还有病,说是自己害了李荣,云云。李荣生来不会发脾气,她长的温文尔雅,柔和的双眼里全是善良。又读过高中,也算得上知书达理了。她知道,当年要不是老乡帮忙,把自己嫁到了这个城里,自己恐怕就要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山仡佬里生活一辈子呢,那不是她平生所望。却谁知……

但眼前的事,兰姐劝李荣的同时,李荣在脑子里就开始转圈。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自己固然生气,一方面听说坐月子的人是不能生气的。第二个就是自己和黄永波的感情,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如果不知道他有病,他们也算得上是一对恩爱夫妻呢。何况公公也说了,只要按时服药,永波的病就能控制得住,平时跟健康人没什么两样。现在又有了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呀。李荣就想着还是先忍着吧,但要说一点怨气没有那是假话,他们原本就不该骗婚。她得把这个月子坐出去再说,毕竟自己的身体才最重要。

公公婆婆自知理亏,想尽一切办法讨好李荣,同时又叫了李荣平时最好的姐妹相劝。而且公公都六十来岁的人了,天天给自己端茶送饭,说好话赔不是,李荣的心都快被融化了。

然而,心有不甘的李荣终于还是忍不住去了一趟法院。咨询的结果是,如果夫妻一方患有精神病,自己作为监护人,他们是不能离婚的。而这样的结果,足足让李荣痛苦了一辈子。但为了孩子能有一个安稳的家,有一个亲爸爸,她只能跟他继续过下去。

一个礼拜之后,大夫说永波的病情有所好转,只要按时服药,轻易是不会发病的。从医院回来的黄永波也真的跟好人一样,李荣没有为难他,反而觉得他好可怜。

其实黄永波长得倒还帅气。男人标准的国字脸庞,大个子,高鼻梁,白白净净的像个白面书生,这让李荣多少还有些安慰。他只是有病而已,其他方面还真就没得挑,心地善良,人也很勤快。

因为身体的原因,永波也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工作。于是闲来无事,他便去火车站接人,帮人拎包送人回家,一天下来也能挣到八九十块钱。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呢。所以永波每天回来,除了给爸爸妈妈和孩子买一点好吃的外,剩下的就全都给了李荣,让她自己喜欢就什么买什么。偶尔的也带她们娘两个去公园里兜风,玩耍,喜笑颜开,其乐融融的,李荣就觉得永波其实人也挺好的。善良,厚道,也特别会疼人。尤其看到他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她常常就想,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宿命。

三年之后,李荣就又给黄家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庆生。庆生长得像极了他的父亲,聪明可爱,胖乎乎的,李荣终于定下心来要好好的过日子。

黄永波时不时的也还犯病,李荣就想尽一切办法帮他医治。加上公公婆婆长兄大姑子众亲戚们的热心帮助,一家人总算和和美美,日子慢慢变得的好了起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那年夏天,黄永波为了房子的事跟隔壁邻居争吵,一时病情恶化,冲过去就打。对方就叫了五六个打手,在永波的头上砍了七八个口子。鲜血从头顶一股股渗了出来,把永红的衣服全都染红了,一时间永波也变成了一个红人。老公公不堪忍受这样的打击,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不治而亡……

再一次从医院里回来的黄永波已然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每隔几天疯病便发作一次。孩子们还小,上面还有年迈的婆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荣顿时没了生活的勇气。然而,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她又不得不坚决的支撑起这个家。

说也奇怪。黄永波每次犯病谁都不打就打李荣和孩子。每发一次病,李荣看见他就像老鼠看见了猫一样,浑身都打哆嗦。她也因此生长了好多的心眼,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自救,学会了怎么与一个精神病人周旋……而这一切的一切,又都是为了孩子和这个不成为家的家。

但婆婆也终于病倒了。黄永波不要任何人伺候妈妈。终于在他再次犯病的那一刻,婆婆也不无遗憾的离开了人世。永波再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

依旧是年复一年的辛苦日子。身心疲惫的李荣再也无力管理好黄永波的疯病,因为他一犯病就打媳妇,最后连孩子们都打。无可奈何的李荣只好把孩子们安顿在亲戚家里,然后找永波的大哥和姐姐们商量讨论永波的有关事宜。大家就一致认为要长期送进医院,这样对他自己对家人都有好处。却不知第二天,有人就看见黄永波一个人坐上了开往市区的公交车……从此便再也没有回来。

想起永波的命运之苦,李荣想尽了一切的可行之法,报警,寻人启事贴满了城市的各个大街小巷,但十几年来却依然杳无音讯。永波也就成了李荣这一辈子的一块心病。但日子总算安静下来。孩子们也可以自然成长……

(三)

“青青的家属在不?谁是青青的家属?”产房的门开了,走出一位护士小姐。

“哦,我……”李荣这才如梦方醒,赶紧起身问护士“生了吗?我女儿怎么样?”

“生的男孩女孩?”青青的婆婆也同时快速凑近护士。

“恭喜你们!是一对千金。让青青的老公在这里签个字。”护士微笑着说。

“好吧!只要母子平安,生男生女都一样。”李荣激动地接过护士手里的单子,同时就拿出手机给正在楼下办手续的女婿打电话。

然而,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就在刚才,当青青的婆婆一听护士说“女孩”两个字时,反应是那样的强烈,以至于像突然遭遇到什么重大打击一样,一下子浑身瘫软,天旋地转的,跌坐在了椅子上……晕过去了。大家就又七手八脚的去忙活青青的婆婆。

日子总算好多了。青青的婆婆看不过来两个孩子,李荣就自告奋勇提出给帮忙带一个。有了外孙女,李荣的日子也不寂寞了。

五十多岁的李荣其实还很年轻。美丽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瓜子脸,长发飘逸,一米六零的个头,身材更是凹凸有致,也算得上是一个漂亮而又柔和的好女人了。她的性格非常开朗,人也活泼,虽不怎么写作,却是一位喜欢文字的人。骨子里同样的有着浪漫情怀,知书达理。

眼看着黄永波也不可能再回来了,就有同龄姐妹杨洋来找兰姐,说要给李荣介绍对象。因为老听别人说李荣从来都没有打算过要另行改嫁,而且也不希望谁去打扰她平静的生活。但她清楚,只有兰姐知道李荣的真实想法,因为她们是无话不谈的最好姐妹。

“姐,你就去问问李荣,如果可以的话,我家表哥可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呢,要不是我了解李荣的底细,我还不敢给我哥介绍呢。他们俩的确很般配呢。”杨洋拉着兰姐的胳膊使劲地摇着。

“我这样说吧,”兰姐清了清嗓子,似有千言万语“李荣也觉得现在孩子们都大了,自己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所以,我也就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对方条件都很不错,李荣呢,也同意跟人家见面。可奇怪的是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我问过她,这是为什么呀。她说是她自己的问题。她的心里老有一个坎过不去,她总觉得永波还活着。”

“是吗?”杨洋露出质疑的目光。

“是啊!她一直都没有忘记永波。虽然他曾经是那样的伤害过她。”兰姐的声音开始低沉,停顿片刻之后又说“他们还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是她的一块心病。”

“为什么呀?”杨洋显然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永波,以至于他最后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自己跑了。”兰姐似乎陷入了沉思“李荣说,如果他们当年谈话时防着一点永波,或许他那天就不会出走了。因为他毕竟不是傻子,他只是有病。”

“这样啊!”杨洋不再争辩什么。

“李荣总觉得是自己害了永波,说对不起她死去的公公婆婆。这么多年以来,她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在乎,心里其实一直都在自责。”

……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往前滑行着,由于城市改造,李荣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好到已然拥有几百万的固定资产。但她的脑海里始终都留有黄永波的影子,她也不曾想过要把他忘掉。虽然人都说她似乎有点迂,但她依然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她说她的幸福生活里有他的一份日子,她不想让别人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占去了他的位置,不想。

“不想”,或者可以换一句话,叫做爱如初。

辽宁癫痫研究医院
难治性癫痫病怎么治才能好
癫痫病能彻底治愈不

友情链接:

一心一计网 | 天龙八部怎么消刀 | 防弹眼镜 | 郑州市公租房价格 | 艾普服务电话 | 中日争端 | 化工高等教育